• 首頁
  • 新闻 & 简讯
  • 新闻

新闻

专访 | “取得有意义的成绩”,电影《我不解雇自己》李泰谦导演

2021-02-16 10:55:07
  • 上传者管理者
  • 查看31

作为讲述劳动问题的电影上映首周末观众突破1名。

以后也想做有关人类问题的题材。”

 

电影《我不解雇自己》讲述的是在某单位献身7年却不明所以就被劝退,还被派去转包单位的正恩(刘多仁饰)的故事。选择后者的正恩打算无论如何也要在现场坚持1年,回到总公司。但是,因为现场的主要工作是修理输电塔,正恩就连在地面挪步都很难。现场的“老幺”(吴政世饰)向这样的正恩伸出了援助之手,小小的希望开始萌生。

 

电影《我不解雇自己》是执导短片《复仇之》和长片《少年导演》的李泰谦导演的新作,上映首周周末观众突破1万人次,收获了意义非凡的成绩。

 

这是您2008年《少年导演》上映后时隔12年推出的新作。 

我一直努力拍电影,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顺利进行制作。2015年我构想了《我不解雇自己》的策划,2017年进行了剧本创作,2018年秋天进行了拍摄。

 

听说您是看了一些有关被非法派遣到地方现场工作,然后经历各种耻辱后坚持下来的某事务工中年女性的新闻报道后构想了这部电影。

对电影导演来说,制作电影是职业。职业是经济生活的基础,体现出自己的尊严和存在价值。因为我没能做到这一点,所以对新闻报道产生了感。我在制作电影的过程中,制定了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管怎么说,调查的主人公是女性,而我不能认为自己了解女性。所以初稿虽然是我写的,但是后来是跟合作过很多次的女作——金慈彦作一起写了剧本。

 

戏中除了有在总公司压力下艰难经营公司的转包单位的所长,和既是输电塔修理工也是便利店兼职工、同时也是代理司机的老幺外,还有其他反映出韩国社会劳动现实的角色。

工作久了,工作就成了那个人的人生。如果一个人突然失业,必然会失去主见。如果混乱加剧,就会做出极端的选择,解雇还会对人产生影响。因此,会有“职业”产生的迫切。剧里的角色(所长,老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是迫切需要工作的角色。

 

除此之外,即使做同样的工作,也分为正式员工、非正式员工以及外包、转包。根据其分类,待遇也有差异。但是就像承包商也还会有承包商一样,其实无论是哪一方都有可能改变现状,但是韩国社会看待职业仍然过于片面。我希望人们想起职业时能有更多样的想法。因为当主角来参加派遣劳动时,现场工人立场都不一样。包括经营该企业的所长在内,一起共事的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我希望能让人们有更多的思考,所以塑造了这样的角色。 

剧中没有具体说明正恩开始派遣劳动的原因。

我基于观众对角色的看法和电影主题的苦恼上,认为在前半部分说明这个角色反而会有妨碍。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一直好奇“主人公为什么会这样”,所以最后主人公到了地面的时候才说出自己的话。这也意味着,主人公到地面谈论自己时,会产生自我肯定。

 

包括吴政世演员在内,扮演现场工人的演员们为了看起来像熟练的工人好像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

在位于忠清北道的大元电气教育院学习了使用安全装备和爬塔的方法,还学习了装备和服装的基础教育以及供电相关的基础业务等。 
你为什么会选择输电塔作为背呢。

我近距离看输电塔时受到了冲击,粗而笨重的灰色和铁的质感给人一种无法克服、无法接近的感觉。输电塔虽然看起来很高,但具有规律的反复性,只要稍微将视线转向旁边,花纹就会变得是一个几何图形,缠绕在一起就像蜘蛛一样。包括正恩在内,为什么很多职业人士都在各自所处的况中维持着自己的职业生活,这都是因为他们别无他法。我认为,输电塔是最能比喻其状况的空间、场面和建筑物。

 
你为什么会选择吴政世和刘多仁出演呢。

这部电影里很多内心的戏,有着各种复杂的况和在其中角色的诸多矛盾。主人公主要呈现他在公司的形象,所以有很多内心戏,就连后来主人公绪爆发场面中达到高潮也是内心戏。我带着这样的苦恼,想起了刘多仁。刘多仁演员在内心戏方面有着不错的的表现力。吴政世演员跟我说世上有很多善良却得不到回报的人,他想要演这样的角色。因此,他很爽快地接下了这个角色。两位演员对剧中况的认识都很突出,所以表现出了既写实又奇妙的魅力。吴政世演员饰演的老幺是一个善良的角色,但却没有时间表现出那种善良,是不断忙碌生活的角色。老幺一开始看似很单纯,但向正恩伸出手后,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形象。吴政世演员很好地表现了那个角色的奇妙绪。特别是从正恩在接受评价官评价的过程中,在向正恩伸手的场面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老幺建议说“请想象一下一步两步上楼梯”,评价官立即制止时,老幺不是发泄愤怒或无条件的同意,而是展现出了要在现实中生存,但遇到不妥之处时产生反应的眼神。观众们也会随着老幺的绪变化给出一些反应。

 

虽然正恩每天都希望回到总公司,但到了结尾,是否回到总公司已经不重要了。 

正恩是无论公司有多么不合理都会坚持下去,一定要在公司好好工作的。以后半部老幺经历的事件为契机,扩大了主人公感受到的“不合理”。她看着老幺的三个女儿,有了并不是只有自己经历着不合理的想法,并形成了更大的自我。正恩其实是个内心善良的人。最初,老幺帮助了正恩,但正恩也尽自己所能帮助了老幺,帮助他与外包商战斗,登上输电塔。然后风很大,还走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他们在物理上处于最危险的状态。这可以看作是正恩破壳重生,她想着“从这里开始,我可以重新振作”。我认为“让别人积极思考”只是单纯观念问题。但是,自己亲生经历过现场后回到地面的自我独白,这种自我肯定是伴随着人们一生的东西。这种积极性不仅仅在于金钱和名誉,更在于“对自己的信任”,自己不解雇自己。这种信心就像泥土一样,有泥土才能种种子、栽培植物、建造房子。我认为他们回到地面时的首次自我肯定,同时也是对“我不解雇自己”的肯定。

 

你为什么会开始拍电影? 

我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开始怀念“表现”。上班后,我发现自己是一个只要我想到了什么,就想在大众空间表现出来的人。因此,我经常在公司学习电影,并在独立电影工作室学习电影,后来就辞职正式学习了。我今后也想制作讨论恢复人性等有关人类问题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