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新闻 & 简讯
  • 新闻

新闻

专访 | 新冠疫情时代,成功应对《半岛》海外销售的Contents Panda李正河(上)

2020-08-31 18:38:42
  • 上传者管理者
  • 查看191
应该培养并维护韩国电影独有的品牌!

 

受新冠疫情的持续性影响,戛纳和香港等主要电影市场以线上形式展开。在史无前例的状况下,卖家如何让海外买家了解到韩国电影并进行销售?我们从目前正在带领着Contents Panda海外销售组的李正河组长那听到了关于因新冠疫情而发生变化的韩国电影销售市场的故事。2015年开始海外销售事业的Contents Panda逐渐在《釜山行》《恶女》《念力》《半岛》等韩国类型电影的海外销售中崭露头角。

 

-新冠疫情以后,韩国电影的海外销售情况变了很多。

=是的。今年2月份的柏林国际电影节的EFM欧洲电影市场是我们亲自访问的最后一个电影市场。本来接着应该是香港国际影视展电影市场和戛纳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但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之后所有的电影市场都改为线上举行。香港国际影视展电影市场本来是3月开始的,但持续延期,最终决定于826日在线上举办。现在我正在为这个市场做准备。是以线上的形式进行的,在官网上登陆、建立线上摊位、上传片单,然后通过邮箱进行联系,如果有感兴趣的买家联系我们的话,预计会通过视频会议与对方进行沟通。

 

-戛纳国际电影节是第一个线上电影市场吗?

=是的。本来我们围绕《半岛》的“戛纳行”做了很多计划。我们曾经想过要在线下、通过这个以全世界买家为对象的平台尝试做一次大型海外市场营销,但是没能做成,有点可惜。现在只能通过线上的方式进行单纯的销售。

 

-《半岛》目前以中国台湾、新加坡、越南等亚洲市场为中心、在190个国家和地区预售。虽然海外销售的成绩很好,但您似乎期待更大的成果。

=是的。在2016年《釜山行》上映时,我切身感受到了原来这样也会爆啊。《釜山行》在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实现了预售。制作《半岛》的时候就想弥补之前的遗憾。我们从一开始就制定了全球同步上映的销售计划。我们相信这部片子能前往戛纳电影节,因此首要目标就是在电影节之前首先完成全球销售。在戛纳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上,在全球媒体面前进行能够拥有讨论度的市场营销,希望尽可能所有国家和地区与韩国同步上映。《半岛》带着这样的计划提前准备了宣传物料。如果实现同步上映,那么就能实现票房大卖。但是因为新冠疫情,现在很难达到这样的成绩。也许最后的票房会是《釜山行》的两倍或者三倍。但是《半岛》的口碑更好,没能同步上映真是太可惜了。

 

-想要同步上映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釜山行》的时候没能同步上映。虽然我们尽可能地推进同步上映,但买家们的信心仍然不足。但随着韩国的反响愈发强烈,几乎大部分的国家和地区都在韩国上映后的第二周进入了上映阶段。《釜山行》大卖的国家和地区对《半岛》也有很大的期待。《釜山行》在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等东亚地区取得了最耀眼的成绩。虽然《半岛》也打算在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进行同步上映,但遗憾的是,随着新冠疫情的再次扩散,中国香港的上映日期被无期限推迟。中国香港在上映前一天关闭影院,而因为中国台湾幸运地克服了新冠疫情,《半岛》在中国台湾地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的目标是超越《釜山行》1200万美元(8300万元人民币)的票房。(以825日为基准)越南的票房收入是350万美元左右(2400万元人民币),不及《釜山行》的三分之一。新加坡则是上映日成绩超过了《釜山行》。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上映进行了有意义的上映。如果能在所有国家和地区同步上映的话,也许就会打破记录,我在这方面比较遗憾。

 

-有很多海外销售业务都从线下改为线上了。

=100%都改成线上了。Contents Panda2015年开始做海外销售。5年多的时间里和海外买家积累了不少关系。到了现在我们一开始卖片,买家就会主动联系我们。就算是这样,销售还是需要你来我往的战术。如果想要进行买家和卖家的双赢买卖,就要经常察言观色。在通过电话或者用ZOOM进行视频会议的时候,很难利用这一点。如果是去线下市场的话,我们会连续几天几夜跟买家见面。还会一起吃饭。在这样的基础上,你来我往的时候往往会往有利的方向走,但是现在却不能这么做了。虽然可以向认识的买家进行销售,但是跟新买家只通过Zoom进行会议或者电话进行销售还是有局限性。

 

另外,在市场预售的时候无法开始预售。我们一般以上映日为起点,在上映日6个月前举行的市场开始预售,随着上映日期全面推迟,我们继续保持着今年年初EFM欧洲电影市场时的阵容名单。如果过于超前开始预售电影,那么在下一个市场这部电影就失去了新鲜感。而且,韩国电影除了极少数导演的作品,买主们一般都会看了电影再买。《半岛》是个特别的例子。《釜山行》的成功让买家产生了信任。连电影剧本都不需要给他们看,只通过故事梗概就实现了优先出售。几乎没有这样的情况。大部分韩国电影都是买家看完电影后才购买的。我们为买家提供了非公开的物料。只要在线下摊位做好保密工作,我们就能把物料给买家看。虽然戛纳的线上市场也有这样的功能。在指定的网站上传电影,会自动生成水印,买家可以进行观看并判断是否购买,但在商业电影很难实现。保密性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

 

现在不可能先在线下市场积累关系,然后进行预售。今年下半年市场全都是线上进行。

 

-销售作品数目或者作品价格方便没有变动吗?应该会有买家要求降低价格。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确实有这样的要求出现。阵容作品数因为新冠疫情而停滞,在电影院也没有上映的作品。但是,如果现在降低电影售价,就是降低整个韩国电影售价的标准。在新冠疫情爆发前,韩国电影在世界电影市场的接受度还是不错的。韩国电影从《釜山行》开始受到了更多的关注,而随着《寄生虫》登上奥斯卡,韩国电影登上了主流市场。我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切身感受到了这一点。我们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销售《狩猎的时间》的时候,反应就跟往常很不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疫情,《半岛》和其他韩国电影在进军戛纳的时候,韩国电影本身会更受瞩目。在这次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韩国电影《乐园之夜》被邀请参加非竞赛单元。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相当于我们国际业务部门在今年通过《狩猎的时间》《半岛》《乐园之夜》实现了大满贯。

 

-韩国电影的地位到达顶峰的时候却爆发了新冠疫情,令人感到惋惜。

=是的。在亚洲地区因为韩流,韩国电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占有了一席之地。受到《寄生虫》的影响,韩国电影在西欧地区也受到了很大的关注,韩国电影的销售也获得了很好的反响。但可惜的是,现在因为新冠疫情而无法再往前一步。在非亚洲地区,主要是像《恶女》和《恶人传》那样有动作戏且题材特殊的韩国类型电影有市场。

 

这样的电影在《釜山行》之后成为通向西欧地区的韩国电影的公式,但《寄生虫》也证明了以剧情为中心的韩国电影在西欧地区也能行得通。从未买过韩国电影的买家也联系了我们。看到有着一定规模的公司联系我们,就让我觉得韩国电影的消费层在不断拓宽。要怎样做才能在线上市场也做好销售,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因为还未经历过,所以什么都不清楚。如果去多几个市场的话,可能就能找到方法了。

 

-《蜂鸟》是否反映出海外也开始关注类型电影之外的韩国电影?《蜂鸟》在日本电影院和北美的OTT平台上都取得了很好的反响。

=Contents Panda在成为了《蜂鸟》的附加版权合作公司后和电影建立了联系。一开始《蜂鸟》来咨询电影销售的时候,因为我们做过的电影全是商业片,所以对艺术电影的销售没有信心。但是,我在看了电影之后觉得电影太棒了,看了2小时40分钟时长的剪辑版本,完全不觉得过了两个多小时。我作为男人竟然能够进入到恩熙的生活里,真的是太神奇了。在大概看了340分钟的电影后,我就决定要接下这个项目了。《蜂鸟》在全球各大电影节获得了50多个奖项。特别是在北美首映的翠贝卡电影节上,我特别能感受到观众对电影的反应。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也一直有人来联系我们。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销售就这样顺利地结束了。我经常对导演说,电影很优秀,要保持自信。《蜂鸟》最近在日本上映,上映第9周的观看人数就已经超过了3万。票房在4200万日元左右(约273万元人民币)。以独立电影的标准来看,这部电影已经是非常成功了。在参加电影节期间名利双收,不仅作品本身的质量得到了认可,销售也做得非常好。我作为电影的粉丝,为电影的成功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