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新闻 & 简讯
  • 新闻

新闻

专访 | 《家庭的夏日夜晚》导演尹丹菲

2020-02-14 19:55:15
  • 上传者管理员
  • 查看54

 

 


导演 尹丹菲

 

“希望这部电影能够与观众们成为朋友。”

 

电影《家庭的夏日夜晚》讲述了一对在爷爷家过暑假的年幼兄妹和一对为生活所迫而来到父亲家的中年兄妹的故事。该电影用十分具体的事件和经历唤醒了大多数人脑海深处的记忆和感情,揽获了包括釜山国际电影节的亚洲电影振兴机构奖在内的四个奖项,以及首尔独立电影节的新选择奖,吸引了众多影迷的关注。首尔独立电影节评价这部电影称:“用言语和文字都难以描述的电影场面让尹丹菲导演的处女作流光溢彩。”现在,让我们一起来走近尹丹菲导演。

 

Q:听说这是您首次尝试黑色喜剧。

 

A:这部电影讲的是一家子为了生存而觊觎爷爷财产的故事。现在想想其实和《寄生虫》的架构有些相似,片中也有“拿着爷爷的观赏石去卖”这样的场景。而我总是对这一家人产生怜悯之情,所以一直在想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剧情走向。后来,我还是想以“不包装、朴实地传递真心”来做这部影片,便修改了剧本。

 

Q:修改剧本时有定下什么目标吗?

 

A:我最大的目标就是使故事显得尽量坦率一些。虽然这是一个相对大众的、没有大事件发生的故事,但我想尽量让这个故事给人以坦率的感觉。如果能让观众觉得这就像是发生在隔壁家的故事一样就再好不过了,但这也是我苦恼得最多的地方。我怕太过肤浅的话,观众会觉得太假,所以就尽量地把故事刻画得更具体些。

 

Q:电影主要以一个带有院子的旧房子作为故事发生的地点背景。在这部电影中,房子和人一样有着很强的存在感。据说您是在先找到房子之后,再按照房子的情况修改了剧本,那么这个过程是怎样的呢?

 

A:我想让观众对这座房子的印象更加深刻,所以兄妹俩平时坐在超市门口的场景和炳奇停车的大门会反复出现在电影中。然后我想让房子的结构更加突出,所以对于动线设计考虑了很久,虽然我们没有另外的美术组。我希望租用实际有人居住的房子拍摄,所以找到了位于仁川的一个老宅子,三顾茅庐之后终于获得了房主的同意。比起人为地去改造房子,我觉得根据现有的空间来修改剧本可能会更好一些。电影中“在缝纫机上吃饭” 的场景,也是在找到这座房子之后,修改剧本时加上的。

 

Q:不仅是老宅子,片中的蚊帐、缝纫机、留声机等道具也自然而然地勾起了人们对于过去的感情和记忆。您曾经在一个采访中说过,“希望这部电影能够唤醒观众的记忆和经历”,这句话怎么理解呢?

 

A:其实我们并未特意地去使用过去的一些道具,而是以房子里原有的物品为基础修改了剧本,如此一来这些物品便带上了过去的色彩。这些道具和我们想要唤醒回忆的宗旨相衔接,便产生了一种怀旧情结。

 

Q:这是两对兄妹的故事,因此不仅要考虑到每个人物各自的个性,还需要考虑兄妹之间的配合。那么您在构思角色的时候最上心的是哪个部分呢?

 

A:我觉得不按定势思维去塑造角色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打破“老幺就应该这样”、“懂事的姐姐就该那样”的固定观念。姑姑的角色也是一样,这个家里没有母亲,所以人们可能会觉得姑姑是一个像母亲一样的存在,但是我不想局限于此,我想向大家展现的姑姑的角色和孩子们相处时就像朋友一般,但是和炳奇在一起时却展示出作为妹妹的痛苦。因此,我没有刻意地给某个角色裁定一个特定的形象。

 

Q:最开始让您决定拍这部电影的契机是什么呢?

 

A:我高中是在光州读的,但奇怪的是我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那时候我看了小津安二郎的电影《早安》,便产生了一种“他认识我,他是我的朋友”的想法,并且开始想要在这个世界找到归属感,想要进入朋友们的世界。我也想通过这部电影而成为某个人的朋友。高三下学期的时候我决定去读电影系,然后就着手准备了。

 

Q:写长篇电影的剧本感觉如何?

 

A:这是我第一次写长篇剧本,所以感觉有些迷茫。最近独立电影有这样的趋势,就是倾向于以事件为主来拍摄。最开始我也在想,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观众们的喜爱呢?但说到底其实观众是一个透明的存在,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按我喜欢的走向来拍一部自己喜欢的电影。

 

Q:您希望《家庭的夏日夜晚》成为一部怎样的电影?

 

A:其实刚开始在釜山电影节上映的时候,我曾想过这部电影很有可能悄无声息地消失。同时,我还有过这样的想法:“希望未来的某一天,当这部影片被发掘,人们仍觉得它是一部好电影。”比起最近的流行趋势,或是现在急着要拍的故事而言,我更希望它是一部超越时代的电影。而影片在釜山电影节获得的反响比预期的要好,让我感觉到我的真心传递出去了!希望这部电影能够“抚慰过去”,能够让观众们知道有人正在这样生活着,也希望这部电影能够成为观众们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