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新闻 & 简讯
  • 韩国外景拍摄简讯

韩国外景拍摄简讯

“想给韩国电影产业带来适度的紧张感”

2017-01-25 12:08:44
  • 上传者管理者
  • 查看884

专访:电影《密探》制片人兼华纳兄弟韩国公司代表崔载元

 

密探》是华纳兄弟制作的首部韩国电影。整个过程中,从2015年开始带领着华纳兄弟韩国分公司的崔载元代表起到了非同小可的作用。他在1990年末涉足电影投资领域之后2008年以金知云导演执导的电影《好伙、坏伙、怪伙》进入制片领域,并通过电影《辩护人》(2013)巩固了作为制片人的地位。密探》是华纳兄弟制作的首部韩国电影,在中秋期间上映,已经突破了700万票房。这是崔代表和自己的老伙伴——金知云和宋康昊一起合作的电影。他希望华纳公司以该作品为开端,能够给韩国电影的制作体制带来一些变化。

 

问:您曾携《好伙、坏伙、怪伙》赴戛纳电影节,此次又以华纳兄弟的名义参加了威尼斯电影节。您有没有感受到海外市场有什么不同

答:我觉得没有什么差别。因为两部影片都是金知云导演、宋康昊领衔主演的作品。(笑)但作为“华纳兄弟的首部韩国电影”,还是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其实,国外媒体很少报道韩国票房况,就这一点而言,《密探》算是个例外。此外,该影片在iTunes电影预告片下载排行榜曾位居榜首,我觉得这都得益于华纳兄弟的影响力。

 

问:华纳兄弟1990年开始在韩国市场开展直接发行业务,如今进入本土电影制作领域,这期间一共花费了26年。您有没有觉得起步太晚了

答:以前对于韩国电影市场,华纳弟兄一直以来只注重发行市场,而并没有关注它的内容。但不知从何时起,华纳兄弟对韩国电影开始感兴趣,并得出单靠发行无法抢占韩国市场的判断。其实,华纳兄弟从几年前就已经在日本市场开始了制作业务,并获得较好的成果。华纳兄弟对中国市场也有一些计划。这局势之下密探》可以说是华纳兄弟在靠拢亚洲市场这方面上意义重大。此外,以前好莱坞和亚洲的枢纽一直都是香港,但现在其重心逐渐转移到韩国和中国。金知云导演也曾经在好莱坞执导过电影《背水一战》(2013)。而且,韩国电影市场规模正在逐渐扩大,这一点也很重要。这就意味着只靠发行好莱坞电影,已经无法在市场上获得成功了。

问:无论是在发行领域,还是在制作领域,您一直都跟好莱坞没有商务上的来往。在这种况下,您怎么会被华纳兄弟聘用?

答:华纳兄弟对韩国市场好像研究了挺长时间,结论是,他们决定聘请一位长期从事韩国电影制作的老将。在这过程中,曾经在日本市场经历的失误也起到作用。华纳兄弟进入日本市场的时候,派遣美国制片厂人员投入工作,结果还是失败了。接着,华纳兄弟邀请日本电影业界的专,才获得成功。以这样的经验为基础,华纳兄弟在韩国也采取了同样的方式。

问:在制片体制方面有没有什么差别?

答:华纳兄弟重视“长期”的伙伴关系,所以他们并没有采用好莱坞100%投资的方式,而选择与本地资本联合投资的方式。以《密探》为例,虽然华纳兄弟韩国分公司是主要投资者,但有一些韩国投资公司也参与了投资。这是一个一举两得的方式,既可以减少危险,又可以加强伙伴关系。就这样,不仅可以消除人们对好莱坞资本投机行为的怀疑,还可以增强信任。

问:您和华纳兄弟总公司的关系怎么样?

答:华纳兄弟的国际制作部门由Monique EsclavissatMarc Gareton负责,还有一个部门专门负责检查我们之间做出的决定,并协助我们的工作。刚开始时我还有点担心,但是在工作的过程当中,我发现他们并没有我所想的那样过分干涉。而且,决策体制也并不复杂。我认为,这就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克里斯托弗·诺兰等导演与华纳兄弟保持长期伙伴关系的主要原因。

问:华纳兄弟认为韩国电影的最大优点是什么?

答:最大优点是韩国电影的故事节。而且,他们对韩国电影人的创新能力给予高度评价。

想通过这样的制片方式要给韩国场带来么样的影

答:我想给韩国主流投带来适度的紧张感。不知从何时起,投商的要求已经开始侵犯作人的域了。制片商来说是非常难堪的事。如果到我的竞争力,那应该就是,我是一个有制作经验的投者。我可以利用我的人际关系,召集演和工作人,而在此程中,我可以比容易制片人协议,尊重作人。我希望这样的制片方式给韩国电影制作体系带来一些化。

:目前,韩国独影逐步入自我隔离、停不前的状态对独行投计划

答:华纳兄弟曾强调说要重视发掘新人。华纳兄弟首次投韩国电影是金牌演和演员参与的高影《密探》,但是下一作品却是由新人执导的低影《A Single Rider》。不,目前的韩国电产业培育影的市场规模。我们将会虑从独影圈引人才,们参与业电目。

:不韩国主流制片公司都曾试过这个方法,您知道结果都失了。

答:我们与不同的是,我们会提供充分助。其,越是这样目,越需要更多的支援,不仅拍摄工作需要角、开发都需要支援。我就是需要期伙伴系的工作。幸亏,华纳兄弟在筹划开发方面有想。他要找的新人不只是演,还会掘有前途的制片人。

问:这是您与好莱坞制片厂的第一次合作。您有何感想?

答:他们对承诺和计划的要求非常严格。尤其,在制片过程中,他们会对细节和时间安排施加压力。这一点与韩国电影制片体制不一样。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习他们工作的严谨性。但是,他们对预算却非常宽容。

问:华纳兄弟是具有悠久历史的制片厂。要做出符合其品牌的影片并不容易,您有没有因此感到压力

答:完全没有。但是,您不觉得《密探》充满华纳兄弟的气息吗?(笑)因为这是很好的故事性强的类型片。我把这部电影的剧本交给他们的时候,就两个小时,他们说了OK。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同意了。当初我们筹划的电影是像《影行》(2011)一样的间谍动作片,但最后完成的电影在感上想更强烈。

问:你们的制作片单里有多少部电影?

答:基本有三四部韩国电影。根据况,我们会继续增加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