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新闻 & 简讯
  • 新闻

新闻

专访 | 《寄生虫》制片人郭信爱代表

2019-09-27 19:08:15
  • 上传者管理员
  • 查看19


作为Barunson E&A代表的郭信爱 

 

 

欣赏拥有独特魅力的艺术家

 

今年戛纳国际电影节,Barunson E&A的郭信爱代表作为《寄生虫》的制片人,与导演奉俊昊、主演宋康昊一同登上了颁奖典礼的舞台。《寄生虫》是继《被掩盖的时间》(严泰华导演)、《牺牲复活者》(郭暻泽导演)之后,郭信爱负责制片的第三部作品。在此之前她以电影记者、企划人、制片人、营销人等多种身份,在电影界活动了20余年。

 

随着近期从法国、越南等地频频传来《寄生虫》票房大卖的捷报,我们邀请了郭信爱代表来聊聊与奉俊昊导演的合作,以及电影《寄生虫》的一些幕后花絮。同样,我们的话题也涉及到了Barunson E&A未来的计划——在打造了《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金知云导演)、《标靶》(尹鸿承导演)等戛纳电影节入围作品后,Barunson E&A在未来又有什么样的计划呢?

 

 

*以下采访包含剧透

 

 

Q:《寄生虫》的韩国票房突破了千万大关(722日),在法国也成为了史上观影人次最多的韩国电影,那么今后的海外上映计划是怎样的呢?

 

A:海外上映方面,《寄生虫》已在法国率先上映,随后6月份在瑞士、香港、越南、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新加坡、台湾等9个国家及地区上映,7月依次登陆俄罗斯、泰国、马来西亚院线。《寄生虫》的版权被售卖至200多个国家,即使在历届金棕榈获奖作品中也是一个亮眼的成绩,因此现在各国都希望能够尽快上映。

 

 

Q:在《寄生虫》大热之后,您成为了近期最受瞩目的制片人。此前您一直以电影记者、企划人、制片人、营销人等多种身份在电影界活动,那么您自己如何评价制片人郭信爱这一身份呢?

 

A:其实最初并不是因为想实现宏图大志才涉猎各个领域。(笑)回首过去,我是在电影杂志《KINO》做电影记者时,脑海中依稀产生了想进入电影界中心的想法,想做点有关电影制片前期的工作。因此我辞去记者一职,创立了宣传公司正直生活,迈出了进入电影界的第一步。

 

从那时起我便以电影为职业,此后做的一个个选择塑造了现在的我。所以我就是一个上班族,一个以电影人为职业,为了在业界站稳脚跟而奋斗的上班族。(笑)

 

 


郭信爱代表 

 

Q:您在《寄生虫》之前曾与奉俊昊导演合作过吗?

 

A:我私底下曾见过奉俊昊导演几次(注:郭信爱的丈夫是郑址宇导演,哥哥是郭暻泽导演)。但比起这个,此前我们对对方的印象如何似乎更加重要。

 

1995年我还是一名电影记者,而奉俊昊导演当时刚执导了一部短片,是备受瞩目的新起之秀。当时奉俊昊导演眼中的我是一名写作风格通俗易懂的记者,而我眼中的奉俊昊导演则是执导了《支离灭裂》的潜力股新人。

 

直到后来我进入电影界之后,导演对我的印象还是停留在KINO》的郭信爱记者。此外,我也是一名一直关注着奉俊昊导演的粉丝。

 

 

Q: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正式讨论《寄生虫》的制作的呢?

 

A:奉俊昊导演在朴赞郁导演的MOHO FILM准备《雪国列车》时,我们的工作室离的很近,所以经常来往。

 

那时奉俊昊导演曾随意提过几句,说准备在韩国拍一部电影,问我要不要合作。大约是在20154月,奉俊昊导演给我看了《寄生虫》的故事简介,正式提出合作。在此之前只是一个大概的想法,觉得我们有可能会合作。

 

Q:这是奉俊昊导演时隔10年执导的韩国电影,您有没有感受到压力呢?

 

A:在开拍前举行开机仪式的时候,导演说自己有一种回娘家的感觉。对于导演而言,好像更多的是回家的自在。在美国制作电影时,基础制作成本远高于韩国,但站在导演的角度来看,这也就意味着需要导演决定的事情变多,人力劳动增多。

 

因此,《寄生虫》可以算是一部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轻松拍摄的电影。再加上奉俊昊导演本人对制片也了如指掌,反而是我这个新手制片人比较依赖导演。

 

 

Q:拍摄现场的气氛如何?

 

A:拍摄过程有80%我都在现场监制,我发现演员们只要聚在一起就会特别欢乐。因为参演奉俊昊导演的电影让他们感到十分荣幸,十分幸福。再加上这部电影是要求绝对保密的,这也加深了演员和工作人员间的凝聚力。因为不能走漏风声,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在拍摄现场聊聊。(笑)

 

 

Q:《寄生虫》是非常典型的韩国式电影,但却在各大国际电影节以及各国观众之间获得了热烈反响,在市场战略方面有什么独到之处吗?

 

A:其实没什么独到之处。首先朴社长家的密室在美国也有,因此海外观众不会感到陌生。而台湾卡斯提拉蛋糕等设定也让处境艰难的连锁店个体户感同身受。只不过韩国观众一般很难将现实和电影分离开来,但海外观众却正好相反,他们习惯于以类型电影的角度来观影。

 

比如,海外观众会把电影中基泽一家追赶文光的场面当作歌剧或是音乐剧的一幕,看得津津有味。这一场面在戛纳电影节上放映时,一结束观众们便纷纷鼓掌喝彩,而在韩国却没有。另外,电影中有一个文光从楼梯上滚下去的场面,连我都很难直视这一场面,但海外观众却认为这是搞笑场面之一。

 

 

Q:您挑选作品的标准是什么呢?

 

A:当我开始期待这个导演的下部作品,且我认为这部电影能超过盈亏平衡点时,我会决定制作这部电影。严泰华导演的《被掩盖的时间》就是如此。严泰华导演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十分具有吸引力。

 

我很欣赏这种拥有独特魅力的艺术家。说到底,制片人的职责就是在创作人员背后支持他们,倘若是自己欣赏不来的话,那工作会难以进行的。

 

但毕竟是处女作,再怎么准备周全,还是难免会留下遗憾,所以《被掩盖的时间》也成为了需要我不断反省的一部电影,这个经验在我去制作《寄生虫》时直接或间接性地提供了莫大的帮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