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新闻 & 简讯
  • 新闻

新闻

深度采访| 与全度妍一同度过的20年

2017-10-11 17:05:59
  • 上传者管理者
  • 查看15

在今年的富川国际幻想电影节上,举办了纪念演员全度妍(전도연)出道20周年的特别展——“走近全度妍”。在这次特别展上,放映了她的处女作《伤心街角恋人(접속)》、使她在戛纳国际电影节等9个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女主角奖的《密阳(밀양)》以及新作《男和女(남과 )》等17部电影。此外,还准备了演员与观众面对面的交流活动。KoBiz也于715日参加了在CGV富川举行的活动——“导演,与全度妍相遇”。执导了全度妍早期作品《快乐到死(해피엔드)》的郑址宇(정지우)导演、新作《无赖汉(무뢰한)》的吴胜旭(오승욱)导演以及演员全度妍共同出席了本次活动


“无法接受就无法表演”

 

吴胜旭导演回忆全度妍在《无赖汉》中第一个拍摄场景时这样说道:“她在我构建的骨骼上添加了血与肉,让它鲜活了起来。”另外,郑址宇导演还提到了第一次排练剧本时的情景,“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嘟囔出来的台词,竟然能让角色变得如此鲜活!”。能联想到“生动感”这个词,是演员全度妍给他们的第一印象。

 

拍摄《快乐到死》的时候,全度妍了解到了导演和演员之间互相交流的重要性。她说:“之前我一直认为拍摄时最重要的就是尽全力表现出导演所要求的样子,而自己的想法并不重要,也不可以说出来。可是,郑址宇导演在拍摄的时候经常会问我许多问题,这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想法’得到了尊重。

 

即便如此,在拍摄现场跟导演产生意见分歧也是在所难免的。“产生意见分歧的时候,会先听导演的意见再表达自己的想法。听完导演的意见,会让他说服我。如果只是按照导演的要求去做的话,那所展现出的就不是人物真正的样子。”  

 

吴胜旭导演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很好地体现了全度妍这样的性格。“在《无赖汉》中,有一个全度妍拿刀刺演对手戏的金南佶(김남길)的场面。可是全度妍却说‘如果没有想要刺下去的情绪,可能我不会刺’。要知道,那天我一整天都很紧张,在自责自己是不是把剧本写错了。还好最后她说想要刺下去了。”全度妍说:“当时我一直在问‘为什么’。”“如此一来,我理解了我演的金慧京(김혜경-暂音译)这个角色。通过金慧京我也感受到了郑在坤(정재곤-暂音译)(金南佶 饰)的内心。同时也理解了他们那种只能像禽兽一样生活的人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爱对方。”另外,吴胜旭导演说:“全度妍是绝对不会敷衍的,欺骗以及敷衍观众的做法她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电影中奉献自我的角色都是自身的写照”

 

活动快进入高潮的时候,郑址宇导演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在极度激情电影拍摄现场工作一段时间后,重新回到日常生活的话不会觉得无聊吗?”全度妍说自己的女儿有时也会问她这样的问题。“我女儿有时会问我‘妈妈你更喜欢什么时候呢?’。仔细一想,我还是喜欢拍电影的时候。虽然连觉都睡不好,但依旧觉得非常有趣。这种状态维持23个月后,重新回到日常生活的话真的会觉得很无聊。有时会想‘这种无聊的时光还要持续多久?’在这方面,我非常羡慕男演员。因为他们连今后一两年的拍摄行程都安排好了。他们宛如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样,不停地拍着电影,真的好羡慕。周围的朋友也让我找一些兴趣爱好,可我找不到能提起自己兴趣的事”。

 

接着,郑址宇导演又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演员是天生的呢,还是后天训练培养的呢?”全度妍说:“感性是天生的。”“演员必须具备表达感情的才能,因此需要具备一定的天赋。不过,就如同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会不断产生新的感觉一样,后天训练的成分也是必不可少的。”吴胜旭导演认为在她的众多才能中,共鸣能力是最突出的。“她能够与剧本中柔弱或痛苦着的角色产生绝对的共鸣,感情也异常丰富。我认为这就是演员全度妍的‘核心’所在。”

 

有一位观众问全度妍为什么特别喜欢演绎奉献自我的角色。全度妍回答说那些角色是自己真实的写照。“工作的时候,我不会把自己看得很重。即便自己受苦也没关系。真正重要的是我在做以及我要做的事情。您可能会问总是奉献的话,会不会让自己很辛苦。说实话,确实会。不过,谁让我的性格就是那样呢。”有一个观众评价全度妍出演过的角色比韩国电影中其他相似的女性角色更具个性、更主动。全度妍说:“其实我也想演柔弱、被别人宠爱的角色,可是我的性格不允许我那么做。 

“我小时候的梦想并不是成为演员。

 

有位观众问:“作为女演员,身在韩国电影界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回答说:“最近电影好像区分性别了。‘这是男性电影,这是女性电影’什么的,就像是分体裁一样。对此,我有点不满和生气。因为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所以也有些郁闷。不光是我,我私下认识的比我后辈女演员们也是如此。她们羡慕我在90年代出演的角色,因为现在已经无法再遇到那种角色了。

 

被问到有没有特别想演的角色时,全度妍回答说:“我对所有角色都有野心。”“我想把目前的电影拍成女性版本,然后全都去演。像《十一罗汉(오션스 일레븐)》的女性版本也很好。人们可能会说我已经演了20年,还有什么可演的。其实比起演过的没演过的更多。不过,在座的导演都只用男演员。说想跟我合作,可最后谁都没有给我剧本。”就这样,她用这种带刺的玩笑表露了自己作为演员的野心。

 

全度妍说在学生时代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孩子。“当时的梦想并不是当演员,那时我认为只有特别的人才能当演员。所以刚开始表演的时候,一遇到困难我就会想‘不做这行也行’反正还可以过其他的生活。可是,就这样一直拍了下去,最后我明白了,我是多么喜爱这个工作,它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全度妍说这次的特别展‘像梦一样’。她还向观众们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当初我是拒绝举办特别展的。现在我却觉得还好举办了特别展。我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回顾,借此我可以开启自己新的篇章。来到这里,我从你们身上获得了巨大的感动和力量。”